文野深深 深深 深深 中毒

中原夫人^ ^

【伞修】清明雨上

                                          清明雨上

※CP向:伞修

※私设有

※时间设定叶修退役后

※OOC和bug横行💔



我在人间彷徨,寻不到你的天堂。



「盛夏,正是烈日毫不留情地散发着热量的时分。并不宽敞的小房间被收拾得井井有条,烟雾缭绕中老旧的风扇吱呀地贡献着一丝凉风。叶修很煞风景地叼着根烟躺在洁白的小床上,一边摇着蒲扇一边不厌其烦地喊了十分钟热。

   “好了你,”正在研究千机伞的苏沐秋忍无可忍随手拿了团纸巾就向叶修砸过去,“心静自然凉,你看我就不热。”

   “哥听说这句话是说死……啊好痛。”玩家叶修再次收获纸巾X5。叶修捡起纸巾就朝苏沐秋连环开炮,于是苏沐秋回击,两人从互丢纸巾到动手动脚,折腾得鸡飞狗跳。

   “窗透初晓,日照西桥……”清冷的歌声突然穿过叶修的垃圾话传到两人的耳中,叶修维持着被苏沐秋压在床上的姿势停下听了会,“清明雨上?为什么老听这歌?”苏沐秋特别喜欢放这首歌,他和苏沐橙都听出茧了。

   “就是觉得好听。”苏沐秋放开叶修。

   “有什么好听的我们又不过清明。”叶修坐在床边看着苏沐秋重新坐回电脑前,“是啊,连亲人都没有更别说过清明这种节日了。”苏沐秋淡淡的说。

   叶修盯着苏沐秋的脸看了半天也分辨不出上面有没有惆怅悲伤这种情感,于是生硬地转移话题,又开始摇扇子喊热。

   “好热啊好热啊,沐秋大爷讲点好玩的事啊!”

   “我真的有一件好玩的事要告诉你,”一句话像是挑起了苏沐秋的兴致,推开键盘,褐眸带笑望进叶修的眼睛,“要听吗?”

   白衬衫少年眼角弯弯带点调戏的神情就那么撞击了一下叶修的少男心,他咳了两声装作不经意地转头,不知略微发红的耳尖已经被苏沐秋捕捉到。

   “讲呗。”

   “我。”

   他没有听到声音,转过头去,看到苏沐秋对他做了一个口型。

   “喜。”

   他的心突然跳的很快很快。

   “欢。”」


   眼前是一片黑暗,突然睁眼带来的生理性泪水溢出眼眶。叶修抬起手抹了一把眼泪,花了五秒钟反应过来自己又做了一个梦。

   这已经是第五个关于苏沐秋的梦了。连续五天,他每晚都梦见那些他与苏沐秋,有时候还有苏沐橙的过去。回忆拉扯着他的心脏,让他每次从梦中惊醒后都一身冷汗。

   “苏沐秋你大爷。”他叼了一根烟口齿不清地念叨。

   尘封的记忆在慢慢被打开。时间已经久到他以为自己不会再因为关于苏沐秋的事而心悸。结果几个梦就把他打回原形。

   他控制不住自己想起褐发少年的一举一动一点一滴。想他眉眼轻挑嘴角弯起的样子,他专注地盯着电脑研究千机伞的样子,他在散人计划失败后淡然地笑着的样子,他被自己第400次打败时咬牙切齿又无奈的样子。

   他第一次向出逃的自己伸出手说:“你好我叫苏沐秋,这是我妹妹苏沐橙。”的样子。

   他肩负着已长眠的少年的希望前进着,带着他留下的君莫笑和千机伞,拿下一个又一个冠军,站在荣耀的巅峰,最后潇洒的退场。他做到很多人一辈子都没办法完成的事,成为很多人憧憬的对象。然而这所有的光芒,没有苏沐秋。


   他开始控制不住自己,想念苏沐秋。


   快奔三的叶修的脑海里的苏沐秋永远是一个温润如玉的白衬衫少年。叶修想象不出这个人老去的样子。他也没有机会老去了。

    结果现在是像离开时候那样突然的回来了吗。

   指尖感受到烧灼的疼痛叶修才反应过来他折断了手中的烟。“啧。”丢掉烟他深吸一口气,空气中的烟草味让他迅速冷静下来。他缩进被窝里又迷迷糊糊睡了过去。

   一夜无梦。


   职业选手们集体出现在叶修家附近的一家KTV时热爱荣耀的服务员来送饮料时扫了一眼差点当场给跪。脑中只回荡着为什么刚刚一大群戴着口罩墨镜疑似黑社会的人变成了他的偶像们待会下班就去买六合彩的咆哮顺便把刚刚看了一眼某人就颤颤巍巍掏出的钱包塞回去。

   其实这也怪不了服务员。这座城市哪里出现过这样的阵容——身穿蓝雨队服的黄少天拉着笑的宠溺的喻文州叽里呱啦连说了五分钟的话;杜明坐在唐柔身边不停地问喝不喝饮料吃不吃东西只差把星星摘下来;韩文清看了眼服务员后转头给张新杰披了件外套;江波涛微笑着给众人解释周泽楷刚刚说的话是什么意思;张佳乐靠在孙哲平身上抢他的手机玩;孙翔和唐昊涨红了脸争论着什么;苏沐橙挽着莫凡和楚云秀讨论昨晚的电视剧;方锐试图调戏林敬言结果被反调戏得脸颊通红;罗辑被包子没逻辑的蠢话气的追着他打;李轩欲哭无泪看着不知道怎么被惹怒的吴羽策;卢瀚文缠着无奈的刘小别一个劲地喊要pk;乔一帆和高英杰坐在王杰希边紧张的手都不知道放哪去;肖时钦默默地把戴妍琦的同人本收了起来;陈果一边骂一边没收了魏琛的烟。

   比全明星还全明星的豪华阵容啊。

   这种局面的出现都是拜黄少天所赐。打完夏休期前最后一场比赛黄少天就欢腾地打来电话告诉叶修他和他家队长要来看望叶修这个老不死和欣赏一下他悲惨的退役生活,没等叶修开口就挂了电话留下叶修对着手机一阵不祥的预感。等他一上QQ就发现黄少天在选手群里欢乐地组队去刷叶修BOSS,组着组着居然还真叫到了一大班人,浩浩荡荡地来到了叶修所在的城市。

   这支庞大的队伍将自己命名【关爱退休空巢老人生活大队】。

   呛得叶修连嘲讽都忘了。


   这是表面的原因。


   真正埋藏在他们心底打死也不会告诉叶修的原因是,他们忘不了他们这么多年来最强的对手,最好的朋友。表面的嘲讽掩盖的是内心真切的祝福。他们是真的想再看看叶修,这个即使退役也没人能取代他重新站上荣耀巅峰的男人。

   虽然真正看到叶修的嘲讽脸他们能想到的只是当年如何被虐的可怕经历。


   于是叶修一开门看见的就是这种鸡飞狗跳的场面。

   一见叶修黄少天就跳了起来:“叶不羞老混蛋你总算来了慢死了年纪大了动作就是慢算了原谅你这次毕竟我们可是来慰问你的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看看我们来了这么多人都是来看你死了没哦不是还活着没也不对总之感动吗激动吗不要感谢哥对了需不需要我们的关爱啊哈哈哈我们……”

    “少天不要吵。”

    “好的队长没问题队长!”一秒安静。“为了惩罚你等到最后你压轴唱首歌就这样说定了啊队长我们接着玩!!”

   “这么久没见没想到你智商又低了啧喻文州每天带着智障儿童真是难为你了。”叶修痛心疾首地摇摇头自动屏蔽了“叶修你妹啊来PKPKPKPK啊打哭你哦”叼着根烟坐到了一旁。

   一个赛季没有放松过的职业选手们今晚算是释放出了全部激情。继李轩的一曲《不管这歌之前叫什么名现在就叫鬼哭狼嚎》之后周泽楷的一首小情歌获得了满座好评。骰子扑克满天飞到张新杰申请回家睡觉,这场盛宴终于即将落幕。

   结果黄少天在两杯啤酒的大醉之下居然还没忘记叶修的压轴歌。文字泡攻击了一分钟后叶修败下阵来,拖沓着脚步勉为其难地点了一下随机的同时拿烟砸了偷偷塞耳朵的魏琛的头。


   却是悠扬的古乐声蓦然响起。是那多年来未曾再想起过却熟悉到刻在骨子里的音调。

   苏沐橙的酒杯应声掉到了地上。

   莫凡沉默地拾起递给她,她没有接,只转头看着叶修。看似平静的目光下涌动着复杂的情感。然而她没有出声,只那样静静地坐着,望着叶修。

   叶修也没有说话。

   他点燃了一根烟,夹在手上却不往嘴边送,任凭飘渺的白烟袅袅扩散。

   职业选手们感受到了变得奇怪的气氛,都停下了动作望向叶修。屏幕歌词已过第一句叶修仍没有唱,一时间寂静得如空房一般。

   没有人打破沉默。

   他们知道叶修是个有故事的人。

   但这是叶修第一次在他们面前表现出这样的……脆弱。

    眼前站着的人看起来似乎更加苍白了。烟雾弥漫中的身影若隐若现。略略隐藏在白烟后的脸上没有表情,气场却不对了。

  

   就像是,沉浸在一场巨大的悲伤中。


   就在他们以为沉默要这样继续下去的时候,叶修轻轻笑了笑,将话筒举起。


  “雨打湿了眼眶,年年倚井盼归堂。”

   长期被烟草熏染的嗓子带着点沙哑,歌声意外的有种别样的风情。只是声线再也藏不住微微颤抖,带出一缕悲伤。

   但叶修是笑着的。

   嘴角确确实实勾起了好看的弧度。

   叶修觉得,他大概明白了上天所要重新赐予他的东西。


   “最怕不觉泪已拆两行。”

   苏沐橙捂住嘴,呜咽声却止不住从指缝漏出。

  


   五天来的梦全都在眼前闪现。

   真实得恍若昨日重现。


   “我在人间彷徨,寻不到你的天堂。”

   苏沐秋对出逃的叶修伸出你的手,从此他来到了他的天堂。一直不肯承认苏沐秋是他生命中最重要的存在,深埋心中的感激和莫名的依赖出口却总成嘲讽。一直踌躇,直到最后也没有对苏沐秋说出那句话。

   若能预知未来。

   他一定会,对他讲出那句话。


   “东瓶西镜放,恨不能遗忘。”

   苏沐秋在深夜为装睡的叶修盖好被子,抚摸了一下他的脸。叶修记得温热的掌心贴在脸上时的暖意,记得苏沐秋贴在他耳边轻声说的话。

   他说。

   “有很重要的话,很想对你说。什么时候,能亲口告诉你呢。”

  


   我一直,都没有等到那个时候。


   “又是清明雨上,折菊寄到你身旁。”

   苏沐秋对叶修说的最后一句话。

   “我先睡一会了。”

   他睡了好久好久。久到叶修带领嘉世创造了无上的辉煌,然后离开,组建自己的战队,带领战队一举夺得冠军。久到他手捧无数奖杯,稳站荣耀顶端。叶修像个期待奖励的孩子,拼了命的履行着他们的约定,做着苏沐秋再也没办法完成的事。

   他都没有醒来。

  


   这一路走来有多少艰辛多少回忆。

   都没有你。


   “把你最爱的歌来轻轻唱。”



   现在站在这里,唱着这首歌。

   你一定能听到。

   你活在我的记忆里,我的荣耀里。而我却再也无法感受你真实的体温。

   当我想起你,怀念你,梦见你,抚摸你的墓碑的时候,你是否化作风在我身边缱绻。

   没有说完的话,还能听你讲完吗。

   职业生涯结束了。

   而没有你的路,还很长。

   尽管没有如果,但还是想说。



   能

   回来吗。



   当晚叶修又做了一个梦。

   梦中还是那个记忆中的少年,白衬衫的下摆微微拂动,眉眼和嘴角弯起的弧度还是恰好的温柔。

   于是叶修也笑。

   “好久不见。是想说完上次没说完的话吗?”

   苏沐秋没有出声,只微笑地点了一下头。


   “我。”

   不是口型,是褐发少年独有的清脆而温润的嗓音。那么清晰那么真实,似乎能捕捉到声线中跳动的盎然笑意。


   “爱。”


   “你。”

  


   终于听到了,本以为再也无法实现的期待。

   他知道,这不是梦。

   “嗯。我也爱你。”

   叶修伸出握紧的手,轻轻击上了苏沐秋的拳头。真真切切的,是他一直怀念一直铭记的温度。

   他低头亲吻他握紧的拳头。

   这就够了。


   清明雨上,你仍在。


评论(2)
热度(18)
  1. 我要欧皇我要ssr橘仓 转载了此文字

© 橘仓 | Powered by LOFTER